一塌胡塗

早一兩年前我在外面的茶餐廳用膳,其時因為正值打工的吃飯時間,大多會需要搭檯,當天幸好一桌客人用膳完畢付費離開,便有一張空桌子,故此坐下便點菜,挑了所吃所喝後,便看書等待食物做好端來。

有兩男子到桌前問我前面的空位子:「有人否?」我答:「沒有。」兩人坐好,亦點了所吃所喝的。我下了單的東西已端來,我開始吃飯,過一刻,吃和飲的都差不多用完。那兩人的飲料和食物也端了來,他們正準備享用時,移杯挪碟之際,一男子的手踫到一杯滿滿的凍奶茶,凍奶茶應聲倒下正潑向我這方向,那人叫了一聲,我亦應聲站起退後兩步,只有小量凍奶茶濺到我衣服上,而大量凍奶茶倒在我差不多用完的肉絲炒麵上,那男子趕忙道歉,麵反正吃了大半,剩下的已泡了凍奶茶,只好放棄!在那時,本是無傷大雅之事,但時至今日,如發生同樣事情的話,那男子可能被判定為「普通襲擊罪」了!

君不見,大陸定性異見份子的劉曉波先生,因發起「零八憲章」及被大陸官方在劉曉波先生洋洋數十萬字作品當中,拚湊而成一篇 300 字的『顛覆中共政權』的文章而被捕,而在世界高度關注之下,挑選西方國家聖誕節當日(2009.12.25)宣告重判劉曉波先生十一年監禁。

到今年( 2010 ),有消息稱,劉曉波先生得到了諾貝爾和平獎,大陸方面旋即把消息封殺,並稍為改善劉曉波先生的獄中膳食及軟禁跟劉曉波先生有關聯的人等(包括劉的妻子劉霞),把他們家居電話及互聯網路截斷,使其不能通訊和獲得消息!

試想像,一個國家為了一些他們認為的所謂異見人士,便這樣大費周章的話,這會是一個怎麼樣的國度?在外間人來看,中國大陸的這般作法是:「心中有鬼」或「身有屎」的做法,這樣的一個獎項,中共看來並非是感到光榮,而更是諱莫如深地去「處理」該消息,令全中國只有約 5 % 人知道這件事!

在香港為首的曾蔭權更作出一些九唔搭八的回應,記者訪問他對劉曉波的為人和得獎的事,他只答:『不予置評!』,又再次表現出『中國的傲慢』和『殖民地的驕傲』態度,真不愧為一名稱職的『舐共份子』!絕顯不出半點政治魅力。

香港一些有識之仕為慶祝劉曉波先生得到了諾貝爾和平獎,而在中聯辦門外開香檳慶賀之際,香檳泡沫濺到了中國大陸的保安員(SG),大陸的保安員隨即報警,而香港警方更「高調地」處理該案件,把「犯事人」拘捕並判定為「普通襲擊罪」!另一角度看,叫人家怎相夫教子?放個屁或輕微踫撞也可干犯了「普通襲擊罪」哩。如此做法,香港警隊的形象由崇高變成搞笑,威信和公信力大插水!這和早前菲律賓發生的「康泰遊客遭挾持案」中的菲律賓SWAT救人變殺人沒多大差異,只會同樣被世人詬病而已。

中共政府一直都把「民主自由」視為仇敵,但人民百計千方去爭取「民主自由」,這樣就看來是與民為敵的最好力鑑了。『愛民如子』只會是中共給國際看的樣板戲和挑搧「國仇家恨」時的藥引子而已。若是人家看到你這樣對待自己的兒子(人民)的話,只會說你是在「虐兒」的。

<2010.10.24 景鴻>

———————————–

{lang: ‘zh-TW’}

本篇發表於 新聞與政治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