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是誰要包庇薄熙來?(撰文.陳破空)

    8月9日,舉世矚目的谷開來殺人案,在合肥開庭。谷開來和張曉軍出庭,未著囚服,未戴手銬,表情輕鬆愉悅,顯見受到特殊待遇,或連看守所都未曾進入,僅「雙規」在某個豪華賓館,養得白白胖胖。
谷開來神定氣閒為哪般?
    谷開來能在法庭上神定氣閒,乃是因為,她所犯罪行範圍,遠遠大於法庭的指控,該法庭只起訴了她的一樁刑事罪,而放過了她的其他刑事罪,更放過了她的重大經濟犯罪;最要緊的是,對這樁明顯涉及其丈夫薄熙來的刑事罪,竟隻字不提薄的名字,等於把他撇清於外。
    讓谷開來感覺輕鬆的,還有,她和當局共同編織的一個理由,眼看就要被法庭「採納」。這個理由是,她殺人的動機,是為了保護她受到生命威脅的兒子。這一理由,不僅死無對證,而且根本不可信:那個英國商人何須威脅她兒子的性命,只須威脅把薄谷夫婦的貪腐和洗錢醜聞公之於眾,變足夠令薄谷夫婦驚駭。
    隔日,四名重慶警界高官,因包庇谷開來的謀殺罪而受審,罪名是「徇私枉法」;但時任重慶市委書記的薄熙來,才是最大的包庇者,徇私枉法最為嚴重。然而,不論谷開來案,還是四名重慶警界高官案(以及據傳秘密開庭的王立軍案),薄熙來都被排除在同案犯之外。
    顯然,指控他人「徇私枉法」的北京中央政府,正犯下徇私枉法罪;口稱「法律的尊嚴不容踐踏」的中南海,正在踐踏法律尊嚴。
切割經濟罪,中南海自認是腐敗集團
    放過谷開來和薄熙來的經濟犯罪,源自於中南海投鼠忌器的心理。既然谷開來有「重大立功表現」,揭發他人;薄熙來也可以有「重大立功表現」,那便是,揭發大多數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委員都具有的腐敗問題。中南海不追究薄谷夫婦的經濟犯罪,等於再次自我承認,中共領導集體,就是腐敗集團。
    又要打板子,下手又不能太重;一邊要找個罪名,一邊要減輕罪責。這便是中南海「法辦」谷開來的矛盾心理。一個另版的苦肉計,一個願打,一個願挨,都在謀劃和交易妥當之後,才登場表演。
    案情縮小,大事化小;分案處理,彼此切割。全盤用意,都是為了丟卒保車。這個車,是薄熙來。究竟是誰要包庇薄熙來?
    首先是中共高層的挺薄派,即中南海裡的保守派,包括周永康和他所代表的新「四人幫」成員:吳邦國、賈慶林、李長春。這股勢力屬於江系,構成政治局常委中的近半數。他們具有與薄熙來同質的極左理念。
江澤民推政改?子虛烏有
    至於江澤民本人,早先曾有傳言說他也同意處理薄熙來,但他顯然希望從輕處理,盡量縮小範圍、降低影響,實際上也是挺薄派。薄熙來父親薄一波曾是江澤民恩人,江有意回報;在江的惠顧之下,薄熙來一路陞遷;薄任大連市長時,刻意捧江,在市政府樓外懸掛江巨幅畫像,江見後,「龍心大悅」,當即擢升薄為大連市委書記。
    海外先後有人傳言江澤民要推動政改,最近一次,是今年7月份,江為歷史課本作序,號召中共黨員幹部多讀歷史,「正確借鑒歷代治亂興衰的經驗教訓」,竟被引申為「重要政治改革信號」,實屬牽強附會。從前的毛澤東,最喜號召黨員幹部讀歷史,與其說是「以史為鑒」,不如說是為我所用。
在江澤民眼中,中共就是一個封建王朝,正處於他自以為的「中興」、「盛世」階段,惟有保持這個勢頭,豈有改弦易轍之理?從前有關江推動政改的傳聞,後來證明,全屬子虛烏有,都是江派勢力在海外故意放風,刺激民間幻想,圖謀為江打造一個「改革派」形象,攪渾水,避罵名。

挺薄派思維邏輯混亂
    其次是基層或「民間」的挺薄派,即原教旨主義的共產黨人,以及被徹底洗腦、死心塌地的中共擁躉,即該黨在民間的「基本盤」。薄熙來走左、唱紅、頌毛、「均富」的那一套,深得這類人之心、深合這類人之意。只是,薄谷夫婦大舉向海外轉移資產,高達60億美元,何曾與他們「共富」?
谷開來出庭受審當日,前往合肥法院抗議的那二十來個人,就是這類人的代表。他們遭到警察毆打,有的甚至被警察抓捕,換言之,他們的人權遭到打壓、侵害、剝奪。那一刻,他們可曾想到:他們所力挺的薄熙來,正是打壓人權的高手;他們所頂禮膜拜的毛澤東,正是中共人權災難的禍根;他們今日遭受的人權剝奪,恰恰來自毛澤東一手創立、薄熙來拚命強化的現行政治制度。民間挺薄派的思維邏輯障礙,明白如此!

    還有外國的「挺薄派」。薄熙來主政大連期間,曾積極引進日資日企,以至於「聞達」於東瀛,獲得一些日本人「好感」,薄驟然倒台,日本商業、媒體兩界震驚,一度難以接受;也有部分西方政要、媒體,迷惑於薄受到部分中國民眾「支持」的表象,無覺於薄「唱紅」、「頌毛」對中國社會的深重危害。
    有西方大報甚至提到薄「雙規」期間可能遭受酷刑,顯示對現實中國政治的無知:繼「四人幫」之後,落馬的中共高官,不僅不會遭受酷刑,反而享受法外特權。(「四人幫」之一的王洪文,應是最後一個遭受酷刑的中共高官。)部分外國輿論的迷糊,無意間散發出一股洋「挺薄派」味道。
倒薄派的另一種策略?
    中南海倒薄派,胡溫習李賀等人,頂不住從高層到基層的反彈和壓力,退而求此次,以為,只要法辦了谷開來,就等於在政治上判處了薄熙來的「死刑」。然而,「一日縱敵,萬世難追」,其中的風險不言而喻。
    也不排除倒薄派的另一種策略:以退為進,以輕饒薄熙來為籌碼,與保守派討價還價,力爭在「十八大」人事安排上,撈取更多權力份額;待掌權「十八大」之後,再重申谷開來、再法辦薄熙來不遲。果然有此耐心?不妨拭目以待。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lang: ‘zh-TW’}

廣告
本篇發表於 各界高評闊論 並標籤為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